比特币的他,现在怎么样了? 7 年前,有个大三的学生在知乎提问,手头上有 6000 元,有什么好的投资建议? 有个叫“长铗”的人回答说:“买比特币,保存好钱...">

5 年前 all in 比特币的他,现在怎么样了?_投资

原标题:5 年前 all in 比特币的他,现在怎么样了?

7 年前,有个大三的学生在知乎提问,手头上有 6000 元,有什么好的投资建议?

有个叫“长铗”的人回答说:“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 6000 元这件事,五年后再看看。”

这个学生看到这个回答后,研究了一下。但最终决定放弃这条建议,并在这条回答下回复道:“保险点儿,去银行的金融超市进行理财投资了。”

两年后,比特币涨了 130 多倍。

如果当时这个学生听从了这条建议,在 5 年中比特币价值最高的时刻,他的 6000 元将会变成 2 个亿。

这个回答就像一个标本,记录了数字货币价值波动的神话。如今,这条回答的评论区处处是人们对这个和巨大财富失之交臂的年轻人的惋惜。

展开全文

我们今天的主人公王团长,他的人生起伏就和数字货币的价值波动紧紧联系在一起。

从他第一次接触比特币至今,经历过满盘皆输的行情:比特币的价格从高点 8000 美金/个暴跌至 800,他“刚一进场就被收割得很惨”;也经历过 2018 年春节前后的那场巅峰:在 2018 年 1 月 13 号,随着行情暴涨,他的数字货币资产最高达到了 900 万元人民币。

币圈催生了一个个造富神话,也让无数人一夜赤贫。“很多人看到的是财富和机会,而我看到的是人性。”王团长说,“在想好怎么赚钱之前,还是捂好口袋,防止被骗吧。”

▲ 据王团长解释,在股票、P2P、币圈资产狂跌的行情下,他目前没有收入

清单:你在币圈被大家熟知是因为「王团长区块链日记」,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开始写个人公众号?

王团长:我是从 2017 年 11 月 11 号开始写王团长区块链日记的,在双 11 这个全民购物的狂欢节发了第一篇日记,但纯属巧合,并不是一个特意选择的时间点。

写日记纯粹是为了记录和分享炒币的过程,我在第一篇日记里说,“希望 3 年 5 年后回头看,能惊讶于自己的明智选择”。

日记就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我真实持仓,第二部分是我当天的心理变化。

我投了 100 万进去,买了 12 种数字货币,最多的是 EOS、CDT、TMC、ETP,每天更新日记就是把它们价值波动的情况记录下来。

▲ 王团长区块链日记的第一篇中,公布的数字货币持仓情况

清单:100 万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是一笔小的数目,你对这笔钱能够带来的收益有怎样的预期、或者有最坏的打算吗?

王团长:这个数字看起来有点骇人,但我的每一笔持仓都不是盲目的,我给每一个币种都建立了安全边际,所以心里有底。

在投资之前我想得比较清楚:这 100 万投进来就是准备博大收益的。比如我就没有买比特币,因为比特币暴涨的概率低于山寨币,山寨币可以一夜几倍,当然风险也非常高;但我对这个风险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即使这 100 万全部归零,我也无怨无悔。

币圈的浮动要远超股票、基金、黄金等等其他的投资标的。

拿我自己来说,今年 1 月份我的持仓价值达到了 900 多万,最近行情走低,前几天又回到了 120 万,800 万没了。

说不心疼都是假的,但很多问题在入场前就该想清楚:这么高回报率的标的如果没有高风险,那才是不对等的。

很多人可能觉得 100 万很多,其实 100 万在币圈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散户。虽然现在看来 100 万对我来说是一笔可以被损失的高风险投资资产,但 10 年前、8 年前还远远不是,我是一个屌丝逆袭的人,实现阶层跃升又是另一番故事了(笑)。

清单:你的主要工作是投资吗?

王团长:在我开始写王团长区块链日记的时候,那时候的预期是想把投资当做我的主业。

2017 年年初,我离开了原来的行业和城市,从广州带着自己赚到的钱回了江苏老家,未来就打算用投资利得来养活自己。

当时想得很简单,我什么都不用做,选好投资的项目,让时间和复利来增长我的资产就可以了。

但我回到家乡的小县城后,觉得生活很无聊。跟我同龄的人大部分都在外地,没有人陪我说话,我有的时候无聊到只能去街上看人家下象棋。

这么无聊的情况下,我就想写点东西,能被别人看到,哪怕能交流一下投资方面的想法也是好的。加上还想把自己的实操经历分享出来,就开了公众号,开始写在币圈投资的日记。

后来的事情多少有点超出我的预期:公号开通了 3 个月,微信文章阅读量就达到了 2 万,被一个清博指数统计排在区块链公众号第二名。

我就顺势做了社群,用王团长这个 IP 做社群运营,通过写区块链日记、语音课程、视频直播,输出一些接地气的、免费的内容,做区块链投资方面的教育。

往梦想的层级上说,我现在想做区块链第一的教育品牌,培养在这一领域成熟的投资者。

再往后又认识了一些币圈里真正的大佬,在大家的支持下竞选 EOS 节点,今年 5 月份在全国 8 座城市开了巡回讲座……这些其实都不在我一开始写王团长日记时的预期范围内,是写到第 100 多天,积累了足够多的信任和关注之后,在市场推动下去做的尝试。

现在我创办了公司、建立了自己的团队,但目前总体来看还是初创规模,还在摸索的阶段。

清单:8 月 23 日“金色财经”“火币资讯”“币世界快讯”等币圈自媒体大号相继被封停,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王团长:害怕。我创业到现在,从未如此害怕过。

我那天就赶紧让小伙伴注册了一个备用号,公司还讨论了要不要暂停日记、断更几天避一避风头。

但我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写——从我开始写第一篇日记,一天都没断更过,我这个人有时候挺轴的,有点认死理。

我自己设想过很多种可能性:投进数字货币的钱全部变成空气币,这个风险我早有准备和预期;现在自己写公号、开了公司,身败名裂、团队分崩离析是有可能的;万一的万一,屌丝逆袭、功成名就也是有可能的。

各种各样的情形我都推演过,唯一没想过的是不能再写了,这其实是最可悲的事情。

我是从去年 9·4 过来的人(此处 9·4 指的是:2017年 9 月 4 日央行紧急叫停 ICO,并定性 ICO 为非法融资行为。受此影响,众多交易所关闭、主流数字货币价格腰斩),那时候就封了一大批币圈公众号,当时我还没写日记,只是个看客。

但今年我的日记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了,这些日记背后是几十个同事的梦想、还有 10 万粉丝的寄托。

但好的方面还是有的,今年和去年唯一的不同,在于市场情绪:现在大家不恐慌了。主要体现在主流货币的价格没有太大的波动,按照常理,这样的消息足以给币圈再一波腰斩的打击。

这是因为市场上现在还剩两种人:一种是坚定信仰数字货币价值的人,信心还在,心里不慌;另一种是,都跌成这样了,卖能卖几个钱?留着也算个希望和念想。

不管哪种,有希望终归是好的。

清单:前面说到屌丝逆袭的故事,可以展开讲讲吗?

王团长:我在西安念的大学,大学毕业在成都做电子商务,赚了十几万。那时候不知天高地厚,拿着钱就跑去广州开了个女包工厂为什么要去广州?因为广州白云区是全国最大的箱包产业链聚集地,你在市面上见到的 80% 的高端箱包都是那里生产的。

我那个工厂,鼎盛时期有上百个工人,规模还可以了。

但我在做工厂之前没有做详细的调研,也没有意识到这种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已经逐渐没落了。

有段时间代工厂给我供货的包的价格,竟然比我自己工厂做出来的包的成本价还要低。

这下完了。

加上我自己当时的管理能力不足,果然,不到一年的时间,工厂就破产了。

工厂破产、资金链断裂,总共欠下了上百万的债务。最惨的时候,被供应商和工人堵着门要债。

上百万人民币对我现在来说可能只是投资市场一天的波动而已,但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真的是天文数字,我每天晚上害怕得睡不着觉。

为了还债,还有一些包我实在舍不得低价处理,就跟朋友拉着包,在广州人和、龙归、番禺一带摆地摊卖包。

离我们近一点的地方,我们就骑着脚踏三轮车去;远一点的地方,我们拎着满满一大编织袋的包,坐地铁过去。

真皮的包特别沉,我们经常要停下来歇歇,然后用肩膀扛着走。

那个时候弹尽粮绝,除了摆摊,我还去其他公司求职,但没有一家公司要我。

记得有一次我去面试,面试官一直用很轻蔑的表情看着我,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没戏。

回去的路上,我蹲在一个地铁口,给大学同学打电话。正说着话,突然一下控制不住自己,对着电话就哭了起来。不管不顾地、特别大声地哭,撕心裂肺地哭。

我同学在电话那头吓坏了。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用他的话说,“腰板挺得直直的”,那天莫名其妙地,还说着话,突然就那样地哭。

后来想想,当时其实并不是因为被面试者侮辱、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而是在重压之下的一种宣泄和释放。

哭完之后释然了很多,眼泪干了,就坐地铁就回去了。

只要还活着,就得还债、还得生活。

也是在那一年,我在白云区的一家规模很大的化妆品工厂找到了一份销售的工作,我在这方面比较有天赋,提成收入很高,很快就做到了营销总监的位置,在营销总监的职位上做了两年多。

那两年的工资收入、销售提成很高,加上我比较注重理财,每年做到 5~10% 的年化回报率还是很容易的,两年下来大概有了一千万的资产。

我还清了债务,对钱也没有特别大的渴求,就离职回家了。

清单:化妆品行业的营销总监薪酬为什么这么高?

王团长我把这些收入归功于行业的暴利。

我们当时从原料工厂采购原料:乳液、口红膏体什么的,原料的价格是几十块钱一吨,好一点的是几百块钱一吨。

采购过来的原料通过乳化车间乳化,再灌装到一个个几十到一两百毫升的瓶瓶罐罐里,一些微商大品牌的,能买到上千块钱一瓶,一般市面上的小牌子也能卖到上百块。

而一瓶乳液的所有成本加起来也就几块钱而已,包括产品的瓶子、包装、还有外面的彩盒等等,你想想这个行业有多暴利吧。

前几年微商爆发的时候,就是从化妆品行业起来的。

清单:什么时候进入到币圈的?

王团长:我从 2013 年开始关注比特币,那个时候就尝试买了一些,当时我拿着手头上仅有的一点钱,all in 了。

在比特币 8000 美元的高点进场,最后跌到了 800,基本上把我所有钱都搭进去了。还投了狗狗币和莱特币,一直到 2016 年的时候才换仓。

那个时候真的是处在崩溃的边缘,我知道被爆仓这种事很多人都经历过——把所有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就要承受这样的下场。

清单:你讲到了资产配置的重要性,那你除了在币圈的投资,是怎么分配自己的投资资产的?

王团长:我的投资标的整体分布是比较分散的。A 股、美股都有,整个股票投资大概占到 60%,根据市场的变动也会做一些调整。

还有一些房产,但不是在一线城市,我在其他城市买了一些房。

在整个数字货币市场上的投资占我投资资产的 1/5 左右,这两天市场情绪低迷,我的持仓跌到 120 多万,对我来说都是账面上的浮盈,不足以引起焦虑,因为数字货币资产是我众多投资资产中的一项而已。

说白了,心态的好坏还是取决于资产配置合不合理。

这就好比家里有好几辆车,其中一辆车爆胎了,对你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如果我拿着几千万进场,那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

清单:如果要给正在观望或准备入市的人一些建议,你会说些什么?

王团长:最重要的还是资产配置的合理性,这一点前面说过很多了。

最好准备不止一种风险对冲的手段,这样才能在价值急剧波动的市场上保持心态平和。

币圈很好地诠释了一句话:“智商在本能面前微不足道。”

2017 年比特币市值涨了 13 倍,还有一些加密货币的市值涨了 150 多倍。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刚进场就杀红了眼,恨不得把所有的钱都放进去,甚至借钱炒币。

但我还是想劝大家,不管有多少大佬背书,都不要轻信他们的话去 all in、梭哈,要用理性的思维框架对抗人性里的贪婪。

这个理性的思维框架总结起来一条:闲钱投资。

追涨杀跌(看到上涨的就加仓,看到下跌就抛售)是大忌,但是 99% 的人都在这么做。这就是人性,人性是无法抵挡的,只能去尽力控制它。

投资市场,尤其是波动这么剧烈的数字货币市场,会把人性放大无数倍。太多人在想着一夜暴富,我以前也吃过这样的亏:刚才说的,2013 年的时候就 all in 过。

其实还不止一次。

我大四的时候,在成都高新区被人忽悠买白银黄金,当时我拿着从信用卡里套现的 5000 块钱,二话不说就投了进去。

被人蛊惑的时候只有一个念头:机会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了。

被这种套路忽悠过的人都知道,这完全就是一个圈套,投资公司分工明确,他们拉人的拉人,拉进来后还有老师专门指导你,告诉你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

我当时年轻,什么都不懂,还做着一夜暴富的梦。听了那些老师的话,回学校的时候我坐在公交车上,感觉全公交车上的人都是傻逼,你们怎么都不去投资黄金白银呢?

还没到一个星期,就被打回现实,我才是傻逼。

所以在投资这件事上一定不能怀有赌博心理,但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把钱投资出去也是非常必要的。

现在阶层固化已经很严重了,仅仅靠劳动所得,能跑赢通货膨胀就不错了;手里有闲钱还是要投资出去,赚取资本利得。

我觉得定投是最好的方式,而且任何时候入场都不晚,关键的是你拿不拿得住。

当然,没有人能拿得住。比如 13 年持有比特币的人,如果拿得住,现在早就是亿万富翁了。

为什么没有这样的人呢?因为看到市场低糜就要及时止损,这也是人性。

如果一定要投资数字货币,那就从主流货币里选择一些,然后定投一些自己所看好的,这就很合理,风险也小得多。

现在币圈鱼龙混杂,整个行业都呈现一种乱象。前几天还有个人给我发微信,说他们是做量化的,也就是币圈资产管理,核心其实是理财。

我们公司团队也在做量化,我也略懂一点币圈量化的策略和方法,就仔细看了一下他发来的资料。

结果越翻资料越不对,什么年化收益 300%、拉人头返佣金 30%,拉的越多返佣金越高,最多返 110% 等等……

然后我就彻底明白了,原来是打着币圈量化的名义圈钱传销啊,这种情况现在并不少见,一个一个牛叉得很,资料准备得惊世骇俗,跟 TM 真的一样。

披上区块链的外衣,用量化理财包装,理论听起来特前卫,在二三线城市做地推和会销,很多人可能都会被忽悠。

在想好怎么赚钱之前,还是捂好口袋,防止被骗吧。

- 后记 -

数字货币的价值浮动在所有投资领域中格外戏剧化,这样的浮动能把人的欲望激发到极致,再把理性碾压到另一个极致。

随着币圈的负面新闻接连爆出、破发项目泛滥成灾,币价行情也呈颓势。在低迷的市场情绪下,很多人选择割肉离场。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韭菜。

他们在高涨的行情中野蛮生长,在监管的风向改变时作鸟兽散。2018 年春节前后全民讨论的热潮像一场旧梦,繁华过后,一地鸡毛。

未离场的人,还在等待下一场牛市来临。

截至发稿前,金色财经网、币世界快讯服务、深链财经等币圈自媒体大号被封停,再次引发热议。而微信官方给出的封号原因是:涉嫌发布 ICO 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

就这一问题对王团长做补充采访时,在近 5 个月的接触和采访过程中,他第一次表露出毫不掩饰的忧虑。

但好在,也还是把希望放在了最后。

有人说这是币圈泡沫破灭的前兆,也有人说乱象横生的币圈或许会置之死地而后生。

无论哪一种,在金融投机这件事上,人性从未改变过。

· The End ·

👨 口述丨王团长

✍️ 撰文丨盐丁丁呀

🎨 设计丨哪呢哪呢

点击图片即可查看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文章